马丁·尼莫拉–《起初他们/First they came》

 马丁·尼莫拉

上面这位叫弗里德里希·古斯塔夫·埃米尔·马丁·尼莫拉(Friedrich Gustav Emil Martin Niemöller),是一位德国著名神学家信义宗牧师。

成为牧师前,他曾在一战时参军。阿道夫·希特勒掌权前他曾是希特勒的支持者,纳粹媒体也曾报导过他的功绩。但他反对纳粹对德国新教教会的影响,1933年他组织牧师紧急同盟保护信义宗的牧师免受警察影响。1934年他参与组织巴门会议。 1933年到1937年期间,在上层人士的保护下,他多次发表言论,希望教会与政治脱钩,并反对宣扬德国人美德的所谓的“积极的基督教”。1937年他被捕入狱,曾流转于萨克森豪森和达豪集中营,在战争结束前差点被处死。 战后他致力于推动和平发展和对话沟通。1952年访问莫斯科,1967年访问北越。他于1966年获得了列宁和平奖,1971年获得西德大十字奖章。 1984年3月6日他在西德的威斯巴登去世,享年92岁。 他也是斯图加特悔罪书的起草人之一,1961年,他当选为世界基督教协会的六名主席之一。 你也许对他个人并不了解,但是或许你对他的一首忏悔录《起初他们/First they came》早已有所耳闻。这首诗在国内也被翻译为《我没有说话》。

德文(1976年原文版) 英文 中文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Als sie die Jud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Jude.

Als sie mich holten,
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en konnte.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communist.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当纳粹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共产主义者当他们追杀社会民主主义者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当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没站出来说话
——我不是工会成员当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要追杀我
再也没有人为我说话了

这首忏悔文被镌刻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新英格兰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石碑上。

这首忏悔文描述了与己无关的态度造成的后果,后来也多引用于政治。现在同样可以引用给那些过于明哲保身,冷眼看世界的人,在别人困难的时候,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伸出援助之手,不要漠视别人的处境,方能成为一个让人感到亲切的人!                                                                                                                                                                                            (部分内容整理来自维基)

分类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